主页 > D稿生活 >律师不该只有一张执照:专业律师制度让当事人更容易选择 >

律师不该只有一张执照:专业律师制度让当事人更容易选择

时间:2020-07-09 来源: D稿生活 点赞: 749

律师不该只有一张执照:专业律师制度让当事人更容易选择

以下文章是我大学同学、目前任职于文化大学法律系的郑文中教授所赞助,郑教授是德国法学博士,专供刑事法学。任何关于法律的文章都欢迎来一同客座专栏,这样我就能多多偷懒,帮助大家拓展视野。

本文开始:

上个月中,透过朋友脸书的连结,看到一篇国内某位知名学者所发表的文章,其中提到了一则有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重新思考被告刑事基本权的纽约时报报导。

「当刑事被告「疑似犯罪所得」而「得没收」(forfeitable)之资产被政府冻结,导致其无资力聘请律师为自己就该「犯罪」行为辩护时,该冻结得没收资产之命令(a restraining order forbidding transfer of potentially forfeitable assets)是否侵害刑事被告受宪法保护的程序基本权?」

「被告是否『真的犯罪』,还要经过法院审判认定;在此之前,如果该『疑似犯罪所得』的钱,是他唯一可以聘请律师的资产,政府先将其冻结,使其无法聘用『自己希望聘用的律师』,真的okay吗?」

「如果你的答案是还有公设辩护人(public defender)或义务扶助律师(assigned counsel)可以用呀。那你真的要好好想想,这些免费的律师真的和自己请的律师一样好吗?」

这个问题除了与被告刑事基本权利有关外,尚且涉及到其他层面的问题,例如辩护人与其当事人之信赖关係,辩护人能力等等。对照国内的情况,尤其是律师大量开放录取名额后,或许可以借此讨论辩护人能力的议题。

辩护律师能力是不是可以认为通过国家考试,并受过相当实习训练的律师,即应该认为其具有为被告进行辩护的能力,或者是认为应该要有其他的最低基本限度要求 (在谈刑事基本权时,常常会有所谓的宪法最低限度保障的问题)?

随着社会分工精细,及事务繁杂广泛,就如同医师有所谓的专科医师,同样地,不可能每位律师都熟悉每一个领域的法律,于是专业律师实有其必要。自103年起,律师考试将选考三个不同科目,但是法律事务何其多,应该不是只有「智财法」、「劳社法」及「租税法」三科而已!不过从某个角度来看,此种对于律师考试所为的改革,或许已是一种进步。

在德国及瑞士,都有所谓的专业律师(Fachanwalt)的职衔,其他的欧陆国家或多或少也有类似的的制度。

此种专业律师职衔的取得,是由各邦的律师公会与所在地的大学法律学院进行合作,各大学的法律学院选择一个法律领域作为自己的专业(Fach), 与公会联合开课, 由有特别经验的律师选择参加,律师可以依自己的意愿选择到各大学的此种课程上课,修业完毕后即可取得专业律师的职衔。联邦律师法第43c条规定,于某一特定法律领域具有特别之知识或经验者,得由其所属之律师公会,授与其行使专业律师(Fachanwalt)职衔。

专业律师所参与的研习课程必须包括该专业领域之重要科目,时数必须满120小时,在特定专业领域,尚必须参与研习其他非法律科目的课程,例如税法专业律师必须参加簿记与会计(Buchhaltung und Bilanzierung)的课程40小时,破产法(Insolvenzrecht)专业律师则须参加企业管理课程60小时。

而所谓选择专业律师课程前须具备特别经验,係指申请前三年执行律师业务期间,曾经独立处理过一定该领域数量之案件,法律领域不同,处理案件之数量亦随之不同,从50件到120件不等,甚至在有些领域尚有额外的要求。

以刑事法专业律师而言,除须曾经独立处理过60件刑事案件外,且必须在参审法院或是其上级法院参与主审判程序(Hauptverhandlung)达40日。而在开始专业律师课程的那一年起,律师每年都必要参加他所选择法律专业领域的进修课程10个研讨小时(Seminarstunden),聆听或是担任讲者均可,或是公开发表着作。

目前德国的专业律师职衔,除了联邦律师法规定的行政法、税法、劳工法及社会法外,德国并特别制定专业律师法(Fachanwaltsordnung)来规範其细节。依专业律师法第一条规定,共有20类。每位律师最多可以在三个专业法律领域执业。德国截至2012年,共有36,767名德国律师取得至少取得一项专业律师之认证,佔全德国律师的比例23.2%。

此外还有另一种自成一格的专业律师──专利律师(Patentanwalt),应适用专利律师法(Deutsche Patentanwaltsordnung),他们未必加入一般的律师公会,而是单独成立专利律师公会(Patentanwaltskammer)。根据2007年的一项调查,80%受访的案件当事人表示,在寻找律师时,有无专业律师的职衔对他们而言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而相较于没有专业律师职衔的同行,具有专业律师职衔的律师的谈话费平均每小时多14欧元。因此,相对而言专业律师有较强的职场竞争力。

在台湾目前每年持续量产律师的情况下,是否要建立专业律师的制度,实在有必要加以探讨。个人认为,专业律师制度的建立,应是大势所趋,一方面不仅可以提升律师的专业能力及专业形象,更重要的是,可以作为当事人在选择律师时之考量依据,有利于其权益之实质保障。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金沙75888|提供免费的即时资讯|免费发布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赌场 申博管理网